你現在的位置是: 網站首頁 > 校園資訊 > 學校新聞
東華高中3名同學在廣東省第六屆“南粵長城杯”演講比賽東莞市賽中榮獲佳績
來源:本站 作者:管理員 發表時間:2018-11-04 10:00:07 點擊次數:

    東華訊  2018年10月25日,廣東省第六屆“南粵長城杯”演講比賽東莞市賽,在松山湖中心小學舉行。我校128班程見卓、208班黃舒燦同學分別榮獲一等獎,220班蔡曌同學榮獲二等獎。

參賽學生和領隊陳坤老師合影


據悉,本次比賽由東莞市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東莞市教育局主辦,東莞市語言文字工作協會承辦。

程見卓同學在演講


本次比賽,以“傳承紅色基因、匯聚強軍力量”為主題,要求演講內容上突出愛我國防、強軍興軍新時代元素,在全社會形成關心國防、支持國防、建設國防、保衛國防的良好局面。

黃舒燦同學在演講


 

賽事分為初賽、復賽、決賽三個環節。全市約有400位選手參加市級復賽。其中,我校東城校區選送了5位同學錄制的演講視頻參加復賽,最終,有3位選手經過層層選拔進入決賽,并與全市50名選手現場較量,一決高下。他們登臺演講,展現了東華學子理性的價值觀念、豐富多彩的語言和善于表達的才情,并獲得決賽佳績:128班程見卓、208班黃舒燦同學分別榮獲一等獎,220班蔡曌同學榮獲二等獎。

蔡曌同學在演講


這次比賽,使我校學子的演講技巧上得到了鍛煉,更增強了對擁軍、愛軍、強軍事業的理解,明確了當年青年的使命。

 

附件1:程見卓同學演講稿

喚醒紅色基因,展現青年風采

 

程見卓

 

故事得從我爺爺說起,他沒當過兵沒有參過戰,年近70的他卻對各類戰爭劇由衷地熱愛。不論是抗日劇,還是內戰劇,只要最終是中國獲勝的場景,他都看得熱血沸騰;對于一些“手撕鬼子”“手雷炸飛機”的雷人情節,他也同樣看得津津有味。有人評論說像我爺爺這樣的人沒心沒肺沒常識,但我想為爺爺辯解兩句----他們之所以會在潛意識里淡化了戰爭的光榮又慘烈,關注雷人搞笑甚至違背史實的情節,一部分原因便是因為他們想象不出真實的戰爭的模樣。《尋找家園》中,有一句話非常貼切:“沒見過鬼子,沒見過血腥,沒見過烽火,戰爭變成了一個抽象的概念。”在相對和平的時代,我們骨子里的那段紅色基因休眠了,國防等詞好像漸漸淡出了我們的生活。

 

直到有一次在火車上我遇到了一位解放軍叔叔。他曾經是一名部隊的交通兵,一名川藏線上的交通兵。

 

小姑娘,川藏線知道嗎?”

 

知道一些些!聽說那條線上有如詩如畫的世外桃源。神奇的光線,無垠的草原,彎彎的小溪,金黃的柏楊,山巒連綿起伏,藏寨散落其間,牛羊安詳地吃草……是令人神往的"光與影的世界"、"攝影家的天堂"嘛!”

 

你說得很對,但又說得不全對。這條線上有著如詩如畫的風景的同時,也有著“盤不完的山,淌不完的河”的驚險。那里有怒江72拐,藏線99道彎,平均海拔3000米。一路都是泥濘坎坷,時常有泥石流和滑坡。每當我透過擋風玻璃,看到前方連綿的山峰,我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因為這里彎多視野不開闊,被譽為全世界最可怕的地形。突然出現一個幾乎90度的急轉彎,猛打方向盤,車胎擦著懸崖邊上過去,還發出“滋滋滋----”的聲響。心有余悸剛松下一口氣,一個危險的斜坡又差點讓我車毀人亡......這條路,我共走了10年,期間,我有5名戰友墜崖犧牲了......而我不能,也不會停下來,因為身后是我親愛的戰友,前方是我敬愛的祖國。我們都只是在為一個可愛的中國而奮斗。我們連隊的口號就是“不怕艱難險阻,不畏流血犧牲,保通川藏天塹,鍛造如鐵戰兵!”

 

我想,我對軍人的敬仰、對軍旅生活的真切感受,應該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

 

紅色精神在哪里?它可能就在我們身邊,在看似雷人卻讓人為他們的愛國情懷而感動的爺爺身上;它可能就在那高聳驚險的盤山公路上,在心中有祖國的勇敢無畏的解放軍身上;它可能還在廣袤的天際,在無垠的大海,在冷峻的雪山上......他們用生命保護紅色的信念,用紅色的信念換來我們和平強大的祖國!

 

當今世界依然不太平,戰爭危險依然存在,菲律賓南海事件,朝鮮核試驗,恐怖襲擊,中美貿易戰....敢問,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國防實力,我們又有什么底氣去堅持、去抗爭、去爭取?如果任憑我們這一代甚至下一代的紅色基因沉睡下去,那么被凌辱、被壓迫甚至被屠殺的歷史會不會重演?

 

生于憂患,才可死于安樂。感受使命的力量,喚醒紅色基因,讓我們在強國強軍的道路上,展現屬于我們青年一代的風采!

 

 

附件2:黃舒燦同學演講稿

 

立青春之志,譜國防新章

 

黃舒燦

 

尊敬的各位評委:

 

你們好!

 

我是來自東華高級中學高二(8)班的黃舒燦,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立青春之志,譜國防新章》。

 

總有一幕幕歷史場景讓人無法釋懷——1840年,當一群囂張跋扈的英國軍人踏上中國土地時,硝煙彌漫的半個多世紀就此拉開。這其中,圓明園化成廢墟,黃海上飄著船艇的碎片和戰士的鮮血,中國人民被無情地羞辱與剝削。黑暗的日子籠罩著中國,山河破碎風飄絮,告訴我們弱國無外交,國防力量的衰微注定會讓國家任人宰割,讓國民任人踐踏。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歷史的興衰更替,時間的斗轉星移,苦難的日子已模糊,但于苦難中煉就的精神卻歷久彌新。中國人民銘記恥辱,建立了自己的人民軍隊。我們民族團結一心,打敗了揚言“三個月內消滅中國”的日本法西斯,我們建立了新中國,中華人民終于站起來了。今日,天安門下閱兵儀式,我們海陸空三軍昂揚的風貌、堅定的步伐,向世界展示了強大的中國力量。我曾在凌晨五點在天安門等候升旗,當軍人們扛起國旗邁進城門,伴著莊嚴的國歌將國旗升上天空時,我意識到我們的國家已越來越強,我們在世界的影響力日益提升。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上海合作組織、成功舉辦2008年奧運會、成功舉辦G20到現在冬奧申請成功、遼寧號下水、殲10成功起飛、國產大飛機的創造、一帶一路合作圈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升......我們“雄雞”的翅正越展越開。

 

然而國防興旺,離不開強烈的國民意識,我們是祖國的繼承者、未來的接班人、強我國防力量的主力軍。我們該如何扛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重任呢?作為新時代青年,我們首先要擁軍愛軍。關注國家大事,了解接觸國防知識是未來實踐的基礎。作為青少年,我們目前最重要的使命便是努力學習。學習科學文化知識,還要注入新時代的血液,勇于創新,為未來構筑祖國國防事業的萬里長城添磚加瓦。

 

然而最重要的是要有堅定愛國的信念,立下報國的志向。去年因參加模擬聯合國活動我赴往聯合國總部,當站在金色大廳時,我感受到了祖國外交的強大。當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給我們寄語時,他說了一句:“你們,就是世界的未來!”沒錯,我們,就是世界的未來!我們要堅信,我們這一代一定能延續老前輩艱苦奮斗的精神,為未來國防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實現我們的中國夢!

 

也許現在世界還沒有真正地處于和平,但我祈愿有一天,我們的南海一望無際,安寧平靜,中國鮮紅的五星紅旗在蔚藍的海面上飄揚;我們的邊疆不再風沙彌漫,不再使我們的戰士滿面灰塵;我們伸手向世界,與各國手牽手,心連心;我們的雄雞展翅翱翔,我們的文明共同繁榮!

 

謝謝大家,我的演講結束!

 

 

附件3:蔡曌同學演講稿

 

                          一個拓荒者的回答

 

                                      蔡曌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大家應該對這句朗朗上口的詩再熟悉不過了吧。對我們很多人來說,它只是被欣賞,被吟誦,被留在遙遠的記憶里。但有沒有想過,它有一天會迎來人煙,被款待,被拾取?

 

今年夏天我去新疆旅游時,車子在荒無人煙的公路駛過一排排破舊的平房。有茅草蓋的、紅磚砌的,藏在已經合上眼的坎兒井間,好像幾個世紀前被大地在記憶中抹去似的,讓我想到“廢墟”。隨行的導游叫娟子,是個扎根在新疆的漢族“古麗”(姑娘),她很興奮,把我們一車昏睡的人叫醒,說,“看那!那是我家鄉。”

 

原來那是一處兵團團場的舊址,是漫卷黃沙在西北邊疆不肯刮去的舊一代人的記憶。冷風怒號,54年前,王震將軍帶領著十多萬解放軍軍兵踏上這片沉寂的土地時,冷風迎面給了他們一個耳摑子,好像在耀武揚威地宣告著,這片荒涼不可戰勝。兵團人來了。你們知道大西北的生活有多么艱苦嗎?缺水,缺公共設施,路又遠得沒有盡頭,我自己坐在顛簸的車上,都有一種眩暈的無力感。可他們,他們住地窩子,吃夾著風沙的咸菜窩窩頭,喝從惡劣地表極的深處打來的冷水。成百上千只“大咬”“小咬”(蒼蠅、蚊子)叮著他們的皮肉,冷熱兩極的驟變刺激著他們最敏感的神經末梢。邊塞動亂時,他們立馬跟大部隊上刀槍火海;在和平歲月里呢,他們就扛起鋤頭開墾這片貧瘠得只養得活幾株可憐的沙棘、駱駝刺的土地。

 

他們有一個響亮的名字——拓荒者。

 

拓荒者。是個什么身份的人呢?其實我一直很好奇。我想我們當中都不會有人愿意舍棄舒適的溫床去到一片寸草不生的荒蕪之地吧。

 

娟子十分自豪地跟我們講,她的外公就是上世紀到團場來的。怪不得叫家鄉呢。她說:“在兵團啊,雖然大家來自五湖四海,但都有個很溫馨的稱呼:老鄉。我們一日是兵團人,就永遠都是兵團人了。”我琢磨著她的話。是那么平靜,是那么有力量。

 

我覺得,只要歷史不阻斷,時間不倒退,一切都會老的。老的很有力、很慈祥。千里土色,萬里蒼原,最恣肆的汪洋大海都流不到這里,最斑斕的熱鬧繁華都傳不到這里,這里只有最無畏的駿馬陪伴著萬古大漠。我為他們遺憾,為他們嘆息:對于那一排排平房里溢出的夾著大西北晨曦的炊煙,難道他們沒有絲毫的離別愁緒嗎?他們在邊疆被刀子一樣的朔風給磨去了青春,難道就真的心甘情愿嗎? 娟子說,當年八千湘女上天山,便從此風干了她們溫潤的江南情結。“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啊!她們用一生去回答了我們這些過客的不解——“生別死離,最是難堪事。別了,牽腸掛肚;死了,毫無輕重,何如做個感人的永別!”

 

余秋雨曾寫道:“沒有廢墟就無所謂昨天,沒有昨天就無所謂今天和明天。”幾十年來,不少團場早已翻新。在紅色紀念燃遍了大江南北時,這西北邊陲更應該被響亮地記住。我們去的石河子廣場中心有一座“軍墾第一犁”的雕像。那,才是拓荒者們的英雄本色!那句響亮的兵團人的誓言立刻闖入我心頭:“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

 

 這就是拓荒者。一滴汗水摔八瓣,萬千血淚只灑在心中。他們心里有沒有過猶豫,有沒有過后悔呢?可能有吧。我們無從得知,只知道他們義無反顧地堅守著自己的選擇。

 

這令我想起我們敬愛的周總理,他在日本迷茫而痛苦的求學歷程。語言不熟、課業不能攻關,他就自暴自棄。那天他在考場上度過了二十歲生日:在他面前有兩份考卷,一份是東京大學試題,另一份是如何解救中國命運的考卷。是要繼續這令人絕望的學業,還是回國?若要回國,他該如何去開墾中國那塊荒土一樣的未來?

 

在開往天山天池的路上,歷史書上左宗棠收復新疆的一幅圖畫涌上腦海。上天山的大隊軍兵在幾寸方框里小如螻蟻,可那獵獵的旌旗,就像捕捉著敵人的逃兵一樣,氣勢不可限量;我想起了“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凜凜正氣,似乎就是一千年前在襄陽城浴血奮戰時對未來的預言——戰場的血,刑場的血,壯烈的血,冤屈的血。紅色是烈焰,是赤誠,是在重生之初就已然喚醒且必將表達的基因,它只有四個字:為國為民!

 

老子曾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這句話說了兩千五百年,到了近代的中國仍要繼續說下去,成為神州大地上不滅的紅色信念。這樣,我們也就能理解了周總理那用一生去印證的回答:

 

  舉起那黑鐵的鋤兒,開辟那未耕耘的土地。種子撒在人間,血兒滴在地上。本是別離的,以后更會永別!生死參透了,努力為生,還要努力為死,便永別了,又算什么?”

 

我的演講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供稿:陳坤   排版:張愉婷   編輯:羅光堅    審核:陶有宏

66cp彩票 分分时时彩 | 奥运彩票 | 国彩网 | 乐盈彩票 | 顺风彩票 | 拉菲2彩票 |